新西兰名模悲情分享:隆胸这条路请三思而后行

  中新网9月4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报道,“实际上它们毁了我的生活”,花花公子(Playboy)23岁的模特莎拉·哈里斯(Sarah Harris)说,她恨那些乳房填充物。

  她是光焰四射的模特,通过隆胸手术将自己的乳房罩杯从原有的C提升到了DD(相当于F罩杯)。但是在莎拉看来,乳房里的那些填充物一点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好处,她能感受到的是不安全感和难以忍受的痛苦。

  行业压力下的肿块

  两年前,模特行业的高压力带来的饮食和作息混乱,导致莎拉的胸部出现肿块。于是她不得不通过手术清除肿块——手术的原因导致了她的胸部出现大小不一的情况。迫于职业的压力,她决定接受隆胸手术。

  莎拉勇敢揭示了在这个如履薄冰的模特行业里,她承受了多大的压力。

  “我身上的花费真的是太多了。我不能继续承受这些费用了,我的身体同时也承受不了。我彻底地暴饮暴食,然后又彻底不吃。在拍摄之前我基本上都处于饥饿状态,拍摄之后我又开始吃。”

  “因为我体重的波动实在太大,体现在胸部就是肌肉组织紧缩并向上移动,导致胸部组织损伤。”

  看完医生,莎拉需要立刻接受清除肿块的手术,以免恶化成癌症。于是她被转到外科专科医生那里。“我当时真的是特别难过,真心特别沮丧。”

  迫不得已的隆胸手术

  莎拉表示,在得到Playboy的拍摄工作之前,她已经因为“胸部紧缩”的原因(没有接到工作也没有收入)快要饿死了。而在肿块切除手术之后,“因为在杂志里,他们都认为我天生拥有C罩杯,然而我又不能让Playboy只拍我一边的胸部。这一切发生得都太快了。”

  “我没有做好足够多的(隆胸手术)前期资料收集,而这些是我本来应该要做的。主要原因是我真的没有时间。其实从一开始我并没有考虑要做隆胸手术。”

  莎拉表示,“我接受隆胸手术最主要的原因在于,在那段时间我接到了一系列的模特走秀工作。”

  手术后的噩梦

  然而,在接受手术之后,她的自我意识又陷入了关于身材的斗争中。“我讨厌它们(填充物),它们其实毁了我的生活。在公众场合,我总是穿着高领的衣服,想要把它们藏起来。”

  她说,“我甚至不能说清它们给我带来的感受。我就是一直很在意,首先对于我的身体来说它们真的太大了;其次,它们的确给我带来了困扰。”

  “我十分感激他们清除了肿块,解决了身体上的问题。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测量过我的胸部,我当初只是想把胸部做对称了,但是没想到填充物会让我的胸部变得那么大,我感觉压力巨大。”

  莎拉表示,这些填充物同样影响到了她的职业。

  “我通常都是走秀,而现在我做的更多的是商业活动。他们(商家要求)会强制勒住胸部,更具体地说是用胶条固定勒住胸部(达到完美地效果)”她说。

  “因此我不得不暂停最近的拍摄,因为真的非常不舒服。我的罩杯是12D,与整个模特造型是不匹配的。”

  对于隆胸手术的不适感,莎拉表示已经安排了另外一个手术,想要胸部变回原来的C罩杯。“我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缓解我胸部的疼痛,可以对于我的胸部感到更加自信。”

  她说:“我想要分享这些经历,是因为我不希望有人重蹈我的覆辙。”